一通来自凌晨两点的热线

2022-07-04 09:39 郑州市心理医院 张凤林

“老师,我觉得生活好难,全部心血经营生意,去年遇见疫情,今年刚好转,疫情又来了。我自己都对自己没信心了

”老师,我现在正在通往天台的楼梯上,现在已经到15楼了,我现在很痛苦,父母也不理解我。

“老师,我感觉班里同学针对自己,现在我已经好几天不上课了,我有自卑情结,学习人际都不好,对未来困惑,如何改变现状呢?“

热线的另一头或哭泣,或沮丧,或失望,或悲伤,或烦躁每天热线都会接到诸如此类的热线来电。大部分的来电都是带有着浓浓的负面情绪,心理师会感受到对方整个人似乎已经被团团黑雾缭绕,而在此时此刻心理师就是可以帮助他们把黑雾拨开重见阳光的那双手。

当然也有接到过让人啼笑皆非的热线来电,前一秒来电者正用低沉悲伤的声音诉说着生活的不易,正当心理师思考该如何回应他时,下一秒浓浓的鼾声已经从另外一头传来。

这一天也不例外,凌晨两点,当大多数人已经在梦乡中,一如既往地来了一通热线电话。电话那头意外的并不是沮丧痛苦的声音,而是平静又带着一丝丝愉悦:“我想表达我的谢意。”我很疑惑,“凌晨两点表达谢意?我可以为他做什么?”只听对方又继续说道:“我17岁的时候打过热线,你们帮助了我。后来因为抑郁症不想活了,你们联系到当地派出所,把我送到了医院。今天打热线就是想表达我的谢意。我现在大一,暑假打算打工,状态挺好的。

他的话语不禁把我的思绪拉到了几个月前的一个周六的下午:“我自己是单独住,一直打工,最近工作没了,刚刚服用了200片药,怎么办?”他的声音给我一种很干净清透的感觉,语音语调也很干脆利落。没有丝毫怀疑,一边告诉他需要他现在做什么,一边紧急拨打了110电话。所幸,警察找到了他。为他感到高兴的是这通凌晨两点的热线也显示出他在经历过后更加懂得了珍惜。

图片1.png

很多打热线的来电者让我想起了曾经这样一个画面:一个囚犯在不停地摇晃着铁栏杆,急切地想要出去,但其实在他的左右两边都没有栏杆,是可以自由出入的。大多数人在人生的某个时刻都会感到自己被困住了——被自己的思想、行为、迷茫、恐惧或是过往所囚禁。但出路其实就在那儿,只要我们愿意去看到它。

有时我们明明拥有一把钥匙,能打开更好的未来,但就是需要有人提醒我们一下,钥匙被我们遗忘在哪儿了。在这时,也许该找个人聊聊。我们的热线(郑州市心理援助热线967886)就是这样一个作用,热线的宗旨是:倾听、理解、关注、支持、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