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八旬老人释怀

2021-12-13 14:18

杨阿姨今年83岁了,让她引以自豪的是她眼不花,耳不聋,上下两排整齐的原生牙齿让她吃嘛嘛香,所以面色红润,步态娇健,除了花白的头发,让人很难把她与80多岁老人连在一起,这令与她同龄的其他老人羡慕嫉妒恨,可最近几个月她却愁容满面,脾气暴躁,非常烦恼,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半年前,她早早地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却听到楼上有响声,类似于建筑工地上的震荡器的声音,“嗡嗡嗡”让她无法入睡,开始想可能是楼上的人做什么活儿,一会就停下来了,没曾想这声音一直响,响得她心烦意乱,第二天晚上声音依旧,让她很不开心,连续几天都这样,杨阿姨忍受不了,于在白天敲响楼上的门,好心劝说他们,晚上不要弄出声响,这样会影响她休息,楼上住的是本单位职工,四十多岁,有一个儿子在外上大学,平时就他们两个,他们态度很好,热情地把杨阿姨让进屋子里端茶倒水,很是客气,听了老太的话后一脸茫然,因为他们没有弄出声音,但他们还是很诚恳地接受杨阿姨的批评,保证以后多加小心。

在以后的日子里,声音照样有,她又找了几次,结果声音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大,原来仅晚上有,现在白天也有,杨阿姨认为楼上两口故意和她作对,特意制作了一个震动器扰乱她休息,但她还是压住内心的火气,认为都是楼上楼下的,还是一个单位,要以和为贵,于是在楼上的孩子暑假回家时,特意炸了麻叶和丸子给楼上送去,她希望能够感动他们,不要再用震动器来骚扰她,楼上的人依然不解,当然态度还是很好,并给她做了解释:他们没有制作所谓震动器,更谈不上故意打扰她休息,但他们的解释杨阿姨根本就不相信,后来杨阿姨多次找他们,并骂他们心眼不好,故意和杨阿姨作对,弄得邻里都知道,楼上楼下的关系弄得很僵,楼上的夫妇觉得很冤枉,但怎么解释都没有用,杨阿姨认准了他们是故意的,因为她骂了人家,后来觉得楼上的人又发明了一种新的设备,这种设备专门发射一种无形钢针扎她的头,让她头痛欲裂,而且她走到哪里扎到哪里,她逃到几百外的儿子家,晚上照样被针扎……当然这些事情她也跟儿女们说过,开始时儿女们还调查一下,后来杨阿姨越来越离谱,就不再相信杨阿姨所说,可是她真的很痛苦,没有办法,儿女带她来到郑州市第九人民医院心理卫生中心,经精神检查和身体检查,郑州市第九人民民医院院长助理、郑州市心理医院院长常国胜认为杨阿姨可能患了器质性精神障碍,于是儿女们商量后决定让杨阿姨住院治疗。

所谓器质性精神障碍,常国胜是这样说的:器质性精神障碍是一组由脑部疾病或躯体疾病导致的精神障碍。其特点一是有躯体、神经系统及实验室检查证据,这一点可以从杨阿姨的脑部核磁报告中得以证实;特点之二就是这些躯体疾病引起脑功能的障碍比如智能损害,意识障碍,精神病性症状(如幻觉、妄想、紧张综合征等)等,该杨阿姨就是因为脑部疾病引起了精神症状幻听和被害妄想;特点之三是日常生活或社会功能受损。治疗器质性精神障碍主要是药物治疗,如营养脑细胞,改善认知,调整情绪等,至于心理治疗则根据需要适当安排。

半个月之后,杨阿姨的情绪有了很大改善,楼上的人向她发射的无形针也没有了,家人趁机给她讲道理,告诉她这不是真的,没有想到杨阿姨很固执,说这是医院,他们不敢往这里发射无形针,回家后就有了,此时医生建议她做一下心理治疗,杨阿姨很配合地坐在了心理咨询室,鉴于杨阿姨年岁比较大,人生阅历比较丰富,心理卫生中心副院长、心理治疗组长李丽亲自为她做心理治疗,李本想以倾听为主,让杨阿姨发泄一下不良情绪,可两次以后杨阿姨却提意见,说心理咨询光她说了,心理师却说得很少,鉴于此,在第三次心理治疗中,李丽让其女儿也参加,开始前李丽和她女儿背着杨阿姨在饮水机上接了两杯白水,随意从打印机中抽出一张白纸然后一同来到心理咨询室,坐定后,李丽对杨阿姨说这两杯水一杯有少量的糖,一杯有少量的白醋,请阿姨品一下看哪个有糖,哪个有醋,杨阿姨各尝了一小口,然后就郑重地说出这一杯有糖,那一杯有醋,李请她再品一下,她坚信她刚才的观点;接着进行下一项,李丽又拿着白纸对杨阿姨说,这是一幅画,但作者用笔很轻,一般人看不出来,请她看一下画的是男的是还是女的,杨阿姨看了看说没有,再请她仔细看,她又看了看然后就说是女的,还能看见她的披肩发并指给李丽看。李丽很满意,整个过程她女儿看得一清二楚,李丽请她女儿给刚才的现象给她解释一下,女儿说出了真相,杨阿姨将信将疑,李趁机给她讲了感觉的奥秘,我们是人,是人就有感觉,感觉什么?感觉我们心中所想,比如路过坟地我们会感觉有鬼,喜欢一个人会感觉那人什么都好,害怕就会感觉更多,杨阿姨虽说和老伴一起生活,但因为他打呼噜而长期分居,加上他耳聋,两人交流很少,子女们又和老人们不住一起,时间久了难免寂寞,可杨阿姨是要面子的人,知道儿女们都很忙,就不愿打扰他们,可内心的需要却无法压制,时间久了,就出现了上述的所谓症状,这些症状是想出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儿女们常回来陪陪她,说说话,其实阿姨完全可以走出去,和街坊说说话,找人聊聊天也挺好的,话说开了,杨阿姨的烦恼也就一下子释怀了。

接下来,李丽讲既然感觉这样神奇,我们不妨换一个角度来感觉,我们只想好的,比如孩子们升职了,孙子孙女考上了好大学,我们只想这些,想多了,那些东西也许真的来了,这样皆大欢喜,杨阿姨听了以后很高兴。

经达一个月左右治疗,杨阿姨愉快地出院,回到家后,说家里很好,无形针没有了,知道是自己错怪了楼上的夫妇,特意请他们来家吃饭,并表示了她的歉意,人家也挺好,对杨阿姨也很理解,并表示,没事时经常来串串门,陪阿姨说说话,这样楼上楼下其乐融融。